辞櫞

○| ̄|_

当狼开始偷菜(华武)

第一次写HE,如有雷区请自避……
华武向
这篇……自觉好少女……狗血……不喜勿喷!
突然的脑洞,第一人称视角(好吧,其实我只是懒得取名字)
如有雷同,纯属巧(yuan)合(fen)
……………………………………………………………………………………………
作为一个武当,特别是个佛系,一个专属自己的宅子是隐居悟道的最好地方。

刚好最近有几些闲钱,我便买了个不大不小,有田有地有花道的宅子,准备退隐江湖,做个隐居世外的高人(不是)。

每天喂喂鸡,种种菜,好不自在惬意。不必再回去给某人天天念道德经……

本来,这种惬意悠哉的生活能一直过下去,但,最近几天总是在发生着一些……诡异的事。

第n次了,我盯着一片狼藉的菜地,望着只剩不几根儿的菜,揉了揉青筋暴起的额角。

第几次了,第几次了!劳资辛辛苦苦一手栽培大的小菜菜又双叒叕被哪只狼叼走了!

如果让我知道是哪只小兔崽子,我定拔光他的毛,当围脖用!触感肯定鼎好!

也许连天爷爷也想试试这围脖的妙处,总之,这只吃素的狼某天终于被逮了个正着。

这天,我照例起床去菜地收拾残局,扫着满地菜叶,骂着那小贼。

连偷个菜都能偷的那么不专业。

突然听到了鸡舍那儿传来的一阵阵尖锐的,禽类受惊吓时特有的如生锈的齿轮相互摩擦的声音。

那只狼改吃荤了?(本来就是)脑海里第一时间冒出的东西

丢下扫帚,掏出胯下大鸟,赶了过去。

一路尾气超标地赶过去,看见了一只被鸡毛包围的华仔……

“呦,道长,起得真早啊?”

斩无极!!!

“等!等等等等!道长冷静!冷静!”

“哎呦喂~轻点!轻点!”

发了气,满意地看着与鸡毛融为一体的华山,问道:

“说,你干嘛偷菜?”

“我没偷菜,我只是在帮你喂鸡!”

扫了一眼华山手中的笼子,慢慢抬起了手。

“慢着!我说!我说!别动手!”

便见华仔一副大丈夫能伸能屈的神态,抬起双手来,在胸前……对着手指……

“华山太冷了,蔬菜种出来立马冻死,便想出来偷点吃的,走了几家,就只有你这家一个人住,没情缘什么的,于是,我就光临你家偷菜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因为我没情缘,所以你才偷我家菜的吗?!没情缘有错吗?!你不也单身吗?!别问我咋知道的!(……)

抬眼刚想教训这华山几下,便瞧见了这仔一脸“委屈”“可怜”的眨巴着水汪汪(雾)的“大眼睛”盯着我看的样子……

算了,都是单身狗,放他一马吧……

气氛在我两谁也不说话中尴尬了起来。

“那啥。”那华山憋不住了,小心翼翼的问道,“道长……还缺厨子吗?我的厨艺还不错……”

“你咋看出来我要厨子的?”我有的懵,难不成这货还会读心术?

华仔看见说中了,一脸得意:“我偷菜时路过你家厨房,发现每天的菜式都一样,便猜测,你可能需要一个厨子。”

你这都看出来了?!

“我喜欢吃这个。”才不会承认!

“哦,所以每天都吃炒白菜啊~”华仔一脸你继续的表情看着我。

“……我是修道之人,该吃的清淡!”不吃白菜那我种白菜干嘛?!

“哦,炒糊的青菜很清淡。”==

“……行!我雇你了!不过我的胃口很刁钻的,你还有后悔的余地!”没办法编下去了……

“嘻嘻,好好,晚上要吃什么?”道长真的很傲娇啊=✔=

————————————时间分割线
————————————————————
这华山来我家当厨子已经好几天了,一开始还想挑剔几句,没想到这华仔的厨艺很是高超,尽挑不出一点坏处。

感觉……自己已经离不开他的菜(ren)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

这天,华仔照例在厨房做饭,我照例站在旁边看着,说实在的,男人果然认真时最帅,那刀法。嗯……

本来,今天应该与往常一样,他炒菜我等菜。

谁知,他今天话尽比往常还要多了点。

原先,我还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掐时回几句,但,慢慢的,这话说的……让我感觉有些怪怪的……

这华山边炒菜边说道:“那个,道长,我突然想起一个人。”

“谁?”我漫不经心的边挑菜边问道。

“一个……我忘不了的人。”

我挑菜的手微顿了顿,问:“怎么忘不了?”

“就是。”华仔皱了皱眉,整理了一下语序,说道,“刚遇见他时,他正一个人在挖菜,弄得两手脏的要命满头大汗的,还不顾形象的蹲在地上挖,把白衣服都弄得脏亏亏的。很是……”可爱

“白衣服?”我的心中生出了一丝诡异奇怪的情绪。

“嗯,是个武当。”

“师兄?”那种情绪更强烈了。

“嗯,是个有趣的武当。”

“那之后啊,我一有闲心就去看那武当,当然,不能被发现。结果,越是关注他,便越觉得他有趣,于是,隔天变成了天天,突然感觉,一天不看,就难受。”

“嗯。”酸溜溜的,中午的糖醋土豆吃多了。

“越看他,越放不下,渐渐的,有的想把他拐走,让这有趣又独特的人,只为我一个人所有。可惜……”他没感觉到。

“为什么会这样呢?”

“你大概喜欢上他了吧。”嫉妒的感觉……好奇怪……

不知想到些什么,这华仔的眼神流露出了一丝失落,错觉,吧……

“好了,开饭了。”

头一次,我对开饭这个词打不起劲……诡异……

——————————————————————————————

今天的餐桌气氛有点尴尬……

我蒙头扒饭,华仔低垂着瞳不知在想些啥。

“你,真的不关心这人是谁?”华山打破了沉默。

“我……”刚想说不感兴趣,但看见华仔那表情,心中的那丝诡异的情绪更深了……

“谁?”

“是……”华山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突然问了一个不着边的问题,“你,讨厌我吗?”

“啊?不讨厌。”我有的懵逼,问这个干嘛?

“那个…”像是下定了决心,华山终于说出了口,不过,这句话,让我呆滞了。

“我喜欢你!”

……哈?

我的大脑内噼里啪啦,一时停止运行。

他,他刚说什么?喜,喜欢?我?!

“所以,你说的那个人,是,我?”下意识的问出口。

“昂。你……讨厌我吗,不能,接受吗?”

“讨厌倒不是。”

“那,你接受吗?”

“我……”我一时有些犹豫,明明按道上说,我是不愿的,但,心中总有一个声音,催促我接受,一时,心乱了……

华仔见我沉默,不说什么,只是低下了头,刘海遮住了眼睛,使我看不清其中含着的情绪。

晚饭草草吃过。

——————————————————————————————那之后的几天,华山突然与我的话变少了,吃完饭也不是像从前那样与我唠几个嗑,磨上几个时辰才去洗碗,而是默默洗好后,以各种理由回去了……

看着空荡荡的屋子,不知为何,竟觉有点寂寞。

明明这屋原先本来就我一个人住,应当早就习惯了啊……好奇怪。

但这,更使心中那个声音愈发强烈。

我是在怕什么吗?怕接受不了两个男的?怕自家掌门不同意?不会的,毕竟有蔡师兄和邱师兄这个先例。怕他掌门不同意?不会的,有他那个齐师兄当先例,那我还在怕些什么?

我明明应该喜欢萌妹子的啊……

情绪总有一天会爆发,终于有一天,当这家伙第n次以第n种理由告辞回去时,我忍不住了,一个鹤亮翅定住了他。

“你为什么要那么急着回去!”

“不要再以各种理由糊我!我不听!”

“我到底怎么了你,要这么躲着我,离开我!”

“你说啊!别像个木头一样!”

我不顾形象得向他吼着,发泄着这几天压抑着的情绪。这个混蛋!

华山顿了顿,任我吼完,才默默开口:

“你……不是一直只当我是个厨子吗?”

“把事情干完就走,不是正常吗?”

“不是这样的!”心中像是被狠狠地扎了一下,疼的是那样的清晰。

“你,不仅是厨子,还是我的朋友!”还是我的……

“朋友吗?”呢喃着,随即唇边弯起一个自嘲的笑,“可是我呀,不仅仅是把你当朋友啊……”说罢,抬脚向门外走去。鹤亮翅的时效已经过了。

不能让他走。我突然觉得,要是这次他走了,也许,就再也不会回来了,再也不会……不能放他离开!

原来,自己已经那么依赖,离不开,放不下他了吗?

那么,也许,可以吧……

“我答应你便是!”终于说出了口。忽然,这几天困扰我的东西一下子解开了,无比轻松。

华仔那只只差一步就要迈出门来的脚抖了抖,一眨眼,已经四段位移站在了我面前,瞪大了眼

“真的吗?”

被他盯着有点不舒服。

“嗯……对……唔。”

话还没说完,便被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太好了。”

华仔在我耳边轻轻的吐出这句话。

我的耳朵红了……

“嗯。”

——————————————————————————————

华山:不枉费我这么多天的等待啊,鱼终于咬钩了(微笑)

——————————————————————————————

生活回归了往常,只是多了一点粉红色的东西。

“晚上吃什么?”

我照例问着华仔菜单。

“晚上。”华仔笑了笑,“吃点清淡的,清蒸白豆腐咋样?”

“啊?可以,最近煎的吃多了,清蒸不错。”

不错?不错个屁!

我,还是太天真了……忘了尼玛这是只狼啊!而且是长年吃素,其实本性爱吃荤的狼啊!

还TM是一个很会就地取的厨艺精湛的厨子啊!

我一脸菊花残,满地伤的咬着被单……

华仔:啊,又是美好的一天啊

                                        (END)
——————————————————————————————

好肉麻……我果然还是写BE吧……hou不住

雪人引的债(2) 华武x武华

上回说到华武接了师姐的任务,奉命去武当采访那个也许与自己有过一些不(ren)为(ren)人(jie)知(zhi)的过节的那个道长。

此时,他已站在了武当山门前。

正当他在山门前徘徊不定,思索着说词时,一武当的巡山弟子看见了他,走了上来。

华武愣了愣,记得从前听师兄师姐们说过,武当的巡山弟子奶凶奶凶的,见到陌生人,特别是华山的,上去就是一顿1234,顿时有些慌了。

后退了几步,正欲转身当个没事人般的开溜,便被那巡山弟子一个小段位移按住了肩膀……华武整个人一哆嗦。

“这位华山弟子~”(☆_☆)
“啊啊啊啊啊我错了!钱下个星期马上还!道长有话好说啊!”QwQ
“……不是你误会了。”

那巡山弟子松开了按着华武肩膀的手,问:

“你是来华山的芭瓜派来采访咱武师弟的吧?”
“嗯……是的。你怎么知道?”

华武揉了揉被按的有些疼的肩膀,很是疑惑。

“前不久天机阁把编辑《今日江湖》的这项任务交给了你们师姐,按你师姐的脾性,知道以师弟那性子,华山之中大概就只有你才肯让见一见,所以铁定会派你来。”

“哦,你好了解咱师姐哦=_=”所以,为啥只有我?

“咳咳,还好还好,你进去吧,师弟这会儿课业结束了,应该在屋里。我继续巡山去了。”说罢头也不回的走了。
————————————————————
可别说武当的花开的还是蛮不错的。

华武一路穿过沿途的花林,遗憾着没从齐师兄那儿讨几壶酒带来,好以景下酒,实是兴致。

这么瞎晃着便来到了武华的住处。

还未进屋就见到了以下一幕:

只见武华正拿着个铲子,在屋旁的桃花树下挖着什么,隐约看见,是个罐状器具。

华武悄咪咪的走了过去,站在武华身后看了过去。

武华还在专心致志地挖着。

咦,这不是……“酒!”华武兴奋的一叫,正愁没酒喝呢!

这一叫,着实吓的武华手一抖,铲子差点磕裂了酒罐,条件反射向后方挥了个扫六合去。

华武反应极快的往后一躲逃过了被扫到的悲剧。站定后又死皮赖脸的贴了上来。

“这酒是你酿的?你会酿酒?能喝不?”

武华待看清了是谁后,把心头的惊恐压了下去,语气冷冷地说道:

“我自己做的,能喝。”

“诶诶诶,那能让我尝尝不?”

隐约看见华武身后像有什么尾状物体在一左一右的摆动。

武华犹豫了一下,取了一坛出来,给了华武。

华武拿到后迫不及待的掀开了盖子,往嘴里灌了一口。

“爽!爽!这口味竟然是我最爱的那种。够劲儿!”转念又一想,“道长,你也喜欢这种口味?”

武华终于忍不住了,怒道:“当初不是你教我酿的酒吗?教的还是这种口味的,你忘了?!”

华武愣了,放下酒坛子疑惑道:

“我教过你酿酒?好吧我承认我酿酒技艺还是不错的也教过人,不过你我倒是有点不记得了。”

随后又一拍脑门。

“还有,喝了酒差点忘正事了。我这次来是受师姐编《今日江湖》所需,来采访你的,顺便问问你我之前可有什么事,让你一见着我就打我。”

武华听后,深深看了一眼华武

“你真不记得了?”
“???”
“罢了,你先随我进屋吧。”
“嗯?哦。”
“把酒拎进来。”
“哦。”

于是,一脸懵逼的华武双手拎着酒成功进了武华的屋。

屋里,会发生什么好玩的事呢(不怀好意)

———未完待续———

记文

记一篇华武x武华的文
现代向
主角设定是同一编辑部的,竹马
互攻,甜
长篇
(别问我为什么长篇)
至于我为什么前面的文没写完就开长篇,那是因为……
他喵被镇魂网剧结局雷到了!!!编剧你他喵给我出来!!!劳资送你去泰国!!!
结局深深刺激了我,导致我想要码字……从另一方面抑制了我的懒癌……

雪人引的债(1) 华武x武华

我会说我一直觉得这两派很萌吗?脑洞写了这个。刚试着写,也许还不是很熟练,以后这对会慢慢熟练起来的,所以求别喷😂
1.华武x武华
2.互攻向

3.两派先写一篇试试,待观察后贴近两派互相(掐时)性格再换题材和性格写,先从名字入手吧

4.如有雷同,纯属巧(yuan)合(fen)
————————————————————
缘,妙不可言。

这天,华武照例叼着个狗尾巴草在江南的某桃花枝上小(duo)息(zhai),顺带算一算自己近日出去行侠仗义又坏了多少把剑,好等到到时谷师姐算账时,起码为自己保住一条裤衩。

正1两3两算着,空中忽然撒下的一大阵黑气把华武呛个正着,华武起身想扇走,奈何忘了自己还在树上,一个重心不稳,脸着地摔在了地上。
我去!脸可是我的饭碗!哪个狗崽子放的黑气?!
揉了揉脸,抬头正好看见一只大鸟飞过,浑身乌黑,倒和上面站着的一白人形成了鲜明对比。
那鸟咋看起来那么眼熟呢?
二话不说,华武架起剑,就追了过去。
飞近了才发现,那不是武当山上的白豆腐嘛,怪不得这大鸟这么眼熟。再飞近了些,华武朝着那武当喊道
“前面的那个道长,你尾气严重超标诶,停下来,配合下做个检查!”
“嗯?”前面的武当听见有人喊他,便下意识的转过了身,看见了一个华山,待看清脸后,一个鹤亮翅和斩无极就丢了过去,不带丝毫停顿!
华武:?!!!!!
华武是谁,在江湖上厮混那么久,大小事件都见过了,大小门派也都有了一定的了解,更别说其中最熟悉的武当和武当的技能,早已是练就了就算来十个武当追,还一边跑一边插剑斩无极的情况下也能面不改色逃之夭夭的神技的人啊!
当下掉头,小轻功位移往后,蛇皮走位拉开距离,埋头就跑,不带丝毫停顿,愣是趁着那道长读条时跑了个没影……
一路大轻功甩开武当飞回华山的华武,脑子里也不闲着,一个人一个人的列,思索着这是第几号自己欠了债的武当,但咋样都记不起来有这个人。
莫非是认错了?不可能呀,爷这么帅,就算是在门派里也是少见的帅哥,识别率这么高,不该会认错啊!该不会是……
华武一拍脑门
我的哪个桃花债!一定是的。
想清楚后,华武像个没事人一样,进了华山的门,正无聊的想去龙渊那儿钓钓鱼,便被一旁赶来的师姐芭瓜拖了去。
看着一桌的纸和笔,华武感觉有点不妙……
刚要偷偷溜出去,便被芭瓜逮了个正着,芭瓜“和善”地笑着“告诫”华武道:
“近日,师弟的剑我看到是时常在换啊,不知谷师姐可否知晓?”
脚离门只差半步的华武一个啰嗦,干脆利落的转身,一脸“我是个乐于助人的好宝宝”的样子,对芭瓜说道:
“师姐有什么需要师弟帮忙的吗?师弟一定认真努力,不带丝毫马虎的完成!”
“嗯,乖,过来,师姐交给你一个任务。”
华武只得不情不愿的挪到了芭瓜身边。
满意地点了点头,芭瓜说道:
“近来门里钱紧,谷师姐督促咱们找份工,为咱门出点力,好抵消门中各事所需的一干费用。这不,天机阁在我的好(si)说(chan)歹(lan)说(da)下,终于同意我帮忙出《今日江湖》,正好一个人不行,我便想到了师弟,师弟帮不帮忙?”
“我的功底师姐你也是知道的,实在帮不上,你还是找别人吧。”
说罢,就要开溜。
芭瓜一把抓住华武,说道:
“别急着拒绝,只是让你采访一个人。没叫你写文章。”
“叫别人也行啊,为啥非得是我去?”
“因为你和这位武当的道长很'熟'啊。^_^”
“?我的催债人?不行不行,师姐你不能卖你师弟啊!”
“屁!”芭瓜一巴掌拍向华武的脑袋瓜子,“他不是你债主,放心去吧,回来钱分你一半。”
华武揉了揉被打疼的头,听到钱可以分自己,而且不是自己的债主,顿时安了个心,答应了下来。
芭瓜把要去采访的那个人的资料丢给了华武,便让华武自个儿去想咋采访了,自己回厨房去看刚刚做的胡辣汤去了。
华武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资料有一眼没一眼地看了起来。
武华……这名字不就是反过来的我嘛!有意思…
性格高冷?武当道长都这样诶,实则都是闷骚啊……
事迹……
视线最后瞄到了照片上。
“我去去去?!”
惊天大叫,大得都把远处龙渊旁的某华山弟子惊下了水……
他喵这不是早上尾气超标追打自己的那个武当嘛!咋会是他?!啊啊啊啊啊这下可精彩了……

即使再欲哭无泪,答应了还是答应了,总不能反悔。华武只得咬牙策划起了采访方案,以及自己见到武华后的对策,正好也可以趁这机会去问问那道长,自己何时与他结下的梁子……
—未完待续—
————————————————————
当华武遇上武华:-)会发生什么呢?

记文

突然想写一个文,耽美向,其中一个叫华武,一个叫武华……
别问我哪个是攻哪个是受……互攻吧(bu)

守护(引子)【邱蔡】

从包子长大什么的,应该有许多人写过,刚开始的剧情与原武当剧情不同,后可能基本一样,有的小虐🙂但是HE哦~
如有雷同,纯属巧(yuan)合(fen)
————————————————————
武当山

据大师兄第一次下山历练已经过了两个月有余,山上弟子多日不见大师兄自是思念非常。这不,今日大师兄就要回门了,师弟们迫不及待的下山去迎接他。

没去迎接的则聚在一起商量着晚上做些什么菜,给师兄接风洗尘,顺便听听大师兄此次下山历练有没有历过什么趣事。

正在这时,去迎接的弟子一个个要么魂不守舍,要么震惊不已地跑了上来。

“怎么那么慌张,大师兄呢?”
“大师兄,大师兄!带了两个不足五岁的娃上来!”
“……哈?”
————————————————————
且说大师兄,也就是郑居和还没走到山下,便看见了一大群武当弟子堵在山下迎接他,郑居和笑了笑,心情也变得愈加好了,便牵着两个娃,加快了脚步。不过,当他走到山脚下时,他发现,气氛……貌似……有的不对?眼前的一帮弟子的眼神,先是从兴奋和愉悦,再到迟疑和呆滞,一直到了现在的震惊和诡异。太……奇怪了。为了找寻原因,郑居和顺着他们的视线看了过去,然后他就看见了自已双手分别牵着的娃………怪不得……

郑居和刚要解释一下时,一位弟子便止住了他
“师兄,我们都懂!”一群弟子在旁点头
你懂什么啊!一看就知道误解了喂!
“师兄,这一天总会来的。你不必解释”来什么来?你们脑子里在编什么狗血剧情啊!还有怎么又点头了?!
“这两孩子是……”没等他说完,弟子们便丢下他,冲上了山,直把两旁的香客惊得往两边闪。“我捡的……”
我不就走了两个月,怎么感觉我这些师弟期间经历过什么,之前没这样啊?!
————————————————————
一天之内,传言从“听说大师兄带了两个娃上来诶。”“两个父母不明的孩子被大师兄带上了山!”到“两个不足五岁的孩子被大师兄强行带上了山!”再到“惊!不足两个月,大师兄竟带两娃上山,此娃疑似亲生!”
这传闻怎么越传越离谱?!郑居和头上青筋暴起。
“大师兄!”一声呼喊传入了郑居和的耳中,郑居和强压怒气,问
“什么事?”
怎,怎么办?感觉大师兄身边貌似有点气氛,不,空间扭曲啊!
那弟子战战兢兢的说
“掌,掌门让大师兄去一下,说有事情要问师兄。还叫带上那两个孩子……”
“知道了,你回去吧。”那弟子逃也似的跑了……
郑居和扶了扶额,感觉脑袋不是一般的涨。得了,掌门不会真信了吧,那些传言……哎……
————————————————————
金顶今日万里无云
郑居和一手牵着一个娃,刚到金顶便看到自家师尊正负手站在那里。
在萧疏寒面前行了一个礼,郑居和开口道
“见过师尊,不知唤弟子有什么事?”
“两个月。”
“嗯?”
“你就有娃了。”
“……”师尊你听我解释……
“师尊你,不会信了那些谣言了吧……”
“开个玩笑。”师尊你不是已经无情无义无欲了吗?!这句话没可信度好不好?!
当然,这槽只在心中吐。
“那这孩子是哪来的?”
“是我在路边捡的。”
于是,郑居和终于有机会把自己怎么看到的,怎么捡的一一向萧疏寒说清楚,甚至把他怎么路过的都说的明明白白,就怕师尊还有所误会。说完这些,郑居和长舒一口气。
“所以,你想将这两孩子放在门中抚养长大?”
“是的,求师尊许可。”
萧疏寒沉默了。
不会,师尊不同意?怎么办?!
正当郑居和紧张不已时,萧疏寒开口了
“有名字吗?”
“没。”
“嗯,右边那个叫蔡居城,左边那个便叫邱居心吧。”
这是,同意了?
“找两间空屋子个他两,到适合练武的时候,带来给我看看。”
“弟子遵命!”
再次行礼后,郑居和拉着两个粉雕玉琢,在神游的小包子,去选他们以后的住所了……

—未完待续—

今天看了某大佬的文才反应过来
华山门派词的“剑在匣中作狂歌”什么的……
想一想,武当用的是剑匣,华山用的是剑。“中”指的是………“狂歌”……
细思恐极啊啊啊!
迟钝如我……
官方baba都这样了,同人们继续努力啊!

一句话 全门派

收录几句网上语句深♂刻了解全门派
———————————————————
华山:一碗胡辣汤,换我一夜不流泪!
武当的,不还!除非你们嫁过来
性感华山在线卖艺~~~

武当:金顶一跃解千愁~
华山的,还钱!
性感武当在线搞gay~~~

云梦:不奶!老娘输出!
汤池交友了解一下?
一灯笼捶死你!

暗香:师弟真乖~(女)
师姐永远是对的!(男【无人权】)
宁宁乃我门瑰宝!

少林:我是个耐用的电灯泡
天下武功出少林!
要抱抱~~~(小)

沧海:哎,都是一群小辈……(寂寞)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与世无争

捉奸(萧居棠x宁宁)

突然想的……也许有点乱……
如有雷同,纯属巧(yuan)合(fen)
—————————————————
这天,宁宁正摆弄着那张捕蝴蝶的网,一暗香女弟子走了过来,宁宁见了,正觉无聊,便想找她聊聊天。

那女弟子脱不开,就找了个话题,问道:“近日怎不见那个小道长缠着你?”
宁宁一愣,女弟子这句话说到点子上了,怪不得自己这些天觉得怪怪的,像少了些什么。原来是那天天缠着自己的家伙不见了。怪不习惯的……

那女弟子见宁宁也是一脸不知情,便提议道:“要不,你还是去看看吧。总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唔,应该不会吧……算了我去看看。”

说罢,宁宁便告别那女弟子,去往了武当……

到了武当,找遍了各处,都不见萧居棠的影子,宁宁有点慌了。她决定去找武当的大师兄——郑居和问问。

“萧居棠?他……大概还在金陵,没回来呢。”
郑居和笑了笑,回答说。

金陵?他去干嘛?别了郑居和,宁宁怀着担忧和好奇,去了金陵……


终于,在金陵的一条大道边,莲花池旁,宁宁见到了萧居棠和……他身旁的一名沧海弟子……

此时的萧小道长还不知道自己被宁宁抓了个正着,正亲热地与那沧海交谈着。
然后,然后
他就被宁宁一脚踹下了莲池……

他来不及惊愕宁宁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就掉入了冰冷的池水中……

“宁宁你听我……”
“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宁宁扭头不听萧居棠的话,跑远了……
“……解释……”

萧居棠有点错愕,自己没调戏人家沧海妹子啊!只是受师兄之托去搭了下话啊!在自己心中宁宁还是第一啊!为什么宁宁就是不听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完了!宁宁这下肯定不理自己了啊啊啊!QAQ

沧海此时在一旁捂嘴,偷笑了起来……

何为正 又何为恶

莫名的冲动想写。。
小学生水平,不喜勿喷。。
如有雷同,纯属巧(yuan)合(fen)
………………………………………………………………………
鹅毛般的雪花从空中落下,视线所及之处是一片白。江江木哈着白气,推开了茶馆的门。

茶馆内倒十分暖和,与外面的寒冷形成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江木想找个位子坐下,但发现茶馆中与他一样来避寒的人很多,几乎都坐满了,小二忙里忙外的招呼着。正当他,思考着要不站会儿时,他的目光转向了一个与四周的热闹不符的,一个气氛安静的角落。那也是唯一一个还有空位的地方,江木便向靠窗的那个位子走去。

这时他看见,已有一个纯阳坐在了那位子的一旁,静静地看着窗外的雪景,眉目出尘如仙人,风仙道骨的与四周的人格格不入。

他穿着浩气的校服,因是浩气中人。

“浩气盟?”江木虽初入江湖,但对这江湖上的一大势力,还是略有耳闻的。

浩气中人应该很好说话吧。想着,他走上前去,低下头,轻声询问这纯阳:“这位道长,你旁边的这个位子有人吗?”那到长汀有人与他说话,便收回看雪的双眸,淡淡撇了江木一眼,微张薄唇
“有人,或无人。”
“什么意思?”
江木疑惑的低头看那座位,一只狼毫雕花毛笔入了他的视线。
“这笔是……”
“一位故人的。”
那纯阳抬手拿起笔,小心的放入怀中
“坐吧。”
“啊?哦。”
江木在纯阳面前坐了下来。
纯阳如将他当空气,又转头看起了雪。

气氛一时无比尴尬。
不行,得说点什么。
于是,江木,张口问道
“道长的这位故人一定给道长你留下不少珍贵的回忆吧!”
那纯阳如愿的转过了头,睫毛微垂
“嗯。”
有效果!
“道长一定十分难忘才会留下此物吧!”
“嗯。”
“那……”江木略带疑惑
“这位故人现在在何方?为何将此物留在此处?这只笔看起来十分贵重吧!”
不知是被提到了什么,那道长眼神一凝,话语略带悲伤的回答
“他,死了。”
“啊,这……对不起。”江木顿时有点自责自己提起了这往事,毕竟看他那样子,这件事一定是这位道长的一个心伤。
“不,没事。”出乎意料的,这位道长没在意这些。
“逝者已去,无可悲伤的,只不过是个心结罢了。”
“心结?”
到账盯着姜木看了看,问
“你也是刚入江湖不久吧?你如何看待这江湖上的两大势力——恶人谷和浩气盟的?”
“这……”冷不丁被纯阳这么一问,江木皱眉思考了一会儿,回答说
“浩气盟心怀浩气,誓灭这天下所恶。恶人谷以逍遥自在为旨,随性江湖。这两者因各自立场不同,所以常有战争,我初入江湖不久,还未曾了解,只知浩气盟是正而恶人谷是恶。”
“果然,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吗?”
那道长自嘲的笑笑,又问
“那你觉得,这两者可否能成为朋友?”
“不可能。”江木立马否认了
“两者立场不同,何能成为朋友?”
“那我要是告诉你,这毛笔的主人是一名恶人花,而我是一名浩气,我们成了至交好友,你可,又会如此快的否定?”
“这……”
江木一下子语塞了。
“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嗯?好。”

那纯阳一番话下来,江木算是明白了,他是如何与那万花相识到相知的。
原来,在这纯阳刚刚入盟,某次出任务时,重伤被那万花就过,为报救命之恩,他便一直找机会报答那万花,即使他是个恶人,而自己是个浩气。那万花也觉得这小浩气蛮有意思,于是两人便开始互相了解,得知对方与自己相投,便慢慢成了至交好友。

“看来从前你和那万花相处的不错嘛。”
“嗯,不过好景不长啊。小友你可听过龙门之战吗?”
“听说过,那场战争。”是真惨烈。
江木倒吸了一口冷气,龙门之战,是至今两派交战最激烈的战争之一,双方死伤上万,最后以两败俱伤为最终结果。
那纯阳的眼神中已满是忧伤
“当时我与他也参与了那场战争但却是对立阵营许是年少气旺,反应过来时自己身上的伤口已不下几十道,更是有几处致命伤。眼看自己将撑不住,他却从对面不顾危险跑来给我加了最后一个春泥,我安全了,而他,却在我眼前被我的一个浩气队友杀害。”
那纯阳慢慢闭上了眼
“你知道当时我的感觉吗?背痛,却又无力挽回。他又救了我一次,而代价却是他自己的生命。我上一个报还没还,就又欠下了一个,并且永远也还不了了。他的春泥护了我,但我的镇山河却护不了他。而最好笑的还是,他是被我队友杀死的。”
他再一次自嘲的笑笑
江木一时不知该如何安慰眼前这个悲痛欲绝的纯阳,只得问道
“那你之后是怎么做的?”
“怎么做?”
那纯阳睁开了双眼,苍白又茫然
“我无法去指责那人什么,因为在大家心中杀死恶人,除恶扬道是本职是应该,这有什么错?我能做的只是一辈子解不开这个结。但这个结却带我去看清了这两者的本质。”
“本质?”
“你刚刚的意思是,浩气是最正义的,是站在正的一边,而恶人又是最邪恶的,站在恶的一边,是吗?”
“嗯。”
“好,那我问你,这世界上难道就没有别的坏人了吗?”
“这……”
江木一时回答不上来
“好人就一定一生都是好人?”
“也不是……”
“那就对了。”
纯阳叹了口气
“浩气盟中,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彻彻底底的好人,也有贪权慕贵之人的存在;恶人谷中也不是全都是罪大恶极之人,也有图潇洒风流不慕权贵之人的存在。两者都不是极恶极善的存在。浩气盟因发誓除尽天下之恶,而不分恶人谷中的好坏之人逐一处置,是不妥;而恶人谷看不上那些表面正经背后小人的人,以血止血,以杀止杀,也不应该。两者都有错却不正面商谈,反思,这战争就一直下去,才会有那么多无辜之人的死伤。这么说,你还会坚持你的思想吗?”
“这……不了。”
江木犹豫了,他真的是想不到这几点。

正思考着,便见那纯阳,喝完了杯中的茶,起身正欲离开,连忙站起,问
“这位道长,晚生还未知您的姓名。”
“呵。”道长笑了一声,回道
“我?一个江湖人罢了。”
继而推门走了出去,江木快步跑到茶馆门前,只见那纯阳已慢慢走远,只看到极轻的一句话,同他融入了那周围白雪中
江木听清了,那是一句似叹又似喃的话。

“世无完恶,也无完善。本无争,又何来解?”

雪,越下越大。
————————————————————————————
自我理解,如有读者反对,可以提出意见,总之,阵营梗玩不腻啊!(逃离现场)
如有错字,请各位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