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櫞

○| ̄|_

与墨说 (华武 玻璃)

本人第一次写同人,,,文笔渣求别喷,,
爱糖者请谨慎入坑!!!
如有雷同纯属巧(yuan)合(fen)
﹌﹌﹌﹌﹌﹌﹌﹌﹌﹌﹌﹌﹌﹌﹌﹌﹌﹌﹌﹌﹌﹌﹌
墨辞亲启:
        墨,近来可安好?
        今年华山的雪景依旧是那么美。近些日来赏雪的人也比去年翻了一倍,所以师姐们的胡辣汤卖得出奇的红火。
         我知道你口味清淡,不喜重味的食物,但见你每来讨债时,总在山脚下买一碗胡辣汤发汗,我便猜,你定是爱喝这汤的。所以,为此我特向师姐们请教了这汤的做法,到时见了你也好叫你尝尝我的手艺。但我想,你一定会挑剔一番滋味吧。嘛,我也尽力了……
         你们武当山山顶的桃花今年还是开的那么旺盛,那满地的落花叫你们的后勤弟子,堆成了一堆,铺地上了。踩在那满地的花瓣上,我呀,又不禁想起了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咱们第一次见面便是在那长廊旁的桃花树上吧。
         哈哈哈哈,那时的我也真是皮。撞了你们的金顶后,下来还说要吃烤乌鸦。这可把你们师兄气的,满门的追杀我。
          我被追的手忙脚乱的,刚轻功二段到一棵桃树上,怎知一脚踩空,胡乱一抓,没曾想竟将一旁打坐的你给一同拽了下去,咱们双双掉入了下方的池子里。我怕你出声,便死命把你压住,待你师兄走远,我才反应过来,把早已憋红了脸的你松开。你一身狼狈地上了岸,二话不说,拎起我来就是一顿胖揍,还偏偏专挑脸打,我不服气,便也专打你的脸。
         当时年少气旺,一直打到傍晚。两个人顶着两张猪头,瘫倒在地大口喘气。看着日落,谁也没说话。
         许是不打不相识吧,后来我会常常拎着两壶酒上你们山找你,你也常常会放下课业和我一同拼酒猜拳,你酒量差,一边嘟囔着这酒不好喝,一边喝完了整整一壶,然后醉的不省人事,我变成了你的专属搬运工,每次都将这样的你扛回你的屋子。你却偏偏不配合,在我背上乱踢,说着醉话,我又不好把你扔开,过路的武当弟子,那一脸嫌弃的,我现在还印象深刻。
        平日你也总和我私混,上至行侠仗义,下至偷瓜泡澡。我们都干过。那时你师兄还常说将来一定是我拐跑的你。想来那时光也真是快乐。
        忆童年时爱唇边带笑,
        长大后方知愁为何物。
        长大后的我们已无那么多的时间呆在一起,你专心探道,我苦练剑术,免不了追忆那年少时光。
        于是,你一个星期一次的上山讨债,成了我们为数不多的相处时光。
        我带你看雪,带你一起泡冰浴,我舞剑给你看,你便带着我驾鹤飞过万里冰山。
        你还记得你在我这儿埋下的那壶酒吗?说要等天热到我这儿取冰镇的来喝,但,为什么,多少个夏天过去了,你,却还没来呢?
        这酒,我要一直为你护着。
        近日,我又去问了你师兄,问你去了哪儿,你师兄只说你去做任务了,我找了整个江南,跑遍了整个地图,连香帅也不知道你的踪迹。我等着,一星期,两星期,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
       你,在哪儿?
       笔落此处,窗外的雪越下越大,白茫茫的一片。不知道你在远方,天气可好?如果冷就记得多穿点衣服,重阳装记得穿上;如果热,就记得多喝水降降温,中暑了可不好。
       这已是第几封信我都快数不清了,我不知道你在哪儿,便叫小白挂在我们常呆的桃树下,看到那么多信,你会不会烦呢?哈哈 ,一定会说我像个矫情的姑娘。
        不过姑娘也罢,我是真担心你。注意好身体,遇事也不要再冲动了,毕竟现在我没办法呆在你身边保护你了。
        但是啊,墨,别在外面呆太久了,任务结束了就回来吧。
        不过呀,这个任务可真长,长到让我等了十年,或许还会再追加数吧。
        但,我会用我这一生来等。
        所以, 墨,快点回来好不好,如果不快点,我怕我要错过你了。
        呐, 快点,回来啊……
        墨……                                                                                                
                                                                                             华念
                                                                            xxxx年x月x日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