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櫞

○| ̄|_

何为正 又何为恶

莫名的冲动想写。。
小学生水平,不喜勿喷。。
如有雷同,纯属巧(yuan)合(fen)
………………………………………………………………………
鹅毛般的雪花从空中落下,视线所及之处是一片白。江江木哈着白气,推开了茶馆的门。

茶馆内倒十分暖和,与外面的寒冷形成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江木想找个位子坐下,但发现茶馆中与他一样来避寒的人很多,几乎都坐满了,小二忙里忙外的招呼着。正当他,思考着要不站会儿时,他的目光转向了一个与四周的热闹不符的,一个气氛安静的角落。那也是唯一一个还有空位的地方,江木便向靠窗的那个位子走去。

这时他看见,已有一个纯阳坐在了那位子的一旁,静静地看着窗外的雪景,眉目出尘如仙人,风仙道骨的与四周的人格格不入。

他穿着浩气的校服,因是浩气中人。

“浩气盟?”江木虽初入江湖,但对这江湖上的一大势力,还是略有耳闻的。

浩气中人应该很好说话吧。想着,他走上前去,低下头,轻声询问这纯阳:“这位道长,你旁边的这个位子有人吗?”那到长汀有人与他说话,便收回看雪的双眸,淡淡撇了江木一眼,微张薄唇
“有人,或无人。”
“什么意思?”
江木疑惑的低头看那座位,一只狼毫雕花毛笔入了他的视线。
“这笔是……”
“一位故人的。”
那纯阳抬手拿起笔,小心的放入怀中
“坐吧。”
“啊?哦。”
江木在纯阳面前坐了下来。
纯阳如将他当空气,又转头看起了雪。

气氛一时无比尴尬。
不行,得说点什么。
于是,江木,张口问道
“道长的这位故人一定给道长你留下不少珍贵的回忆吧!”
那纯阳如愿的转过了头,睫毛微垂
“嗯。”
有效果!
“道长一定十分难忘才会留下此物吧!”
“嗯。”
“那……”江木略带疑惑
“这位故人现在在何方?为何将此物留在此处?这只笔看起来十分贵重吧!”
不知是被提到了什么,那道长眼神一凝,话语略带悲伤的回答
“他,死了。”
“啊,这……对不起。”江木顿时有点自责自己提起了这往事,毕竟看他那样子,这件事一定是这位道长的一个心伤。
“不,没事。”出乎意料的,这位道长没在意这些。
“逝者已去,无可悲伤的,只不过是个心结罢了。”
“心结?”
到账盯着姜木看了看,问
“你也是刚入江湖不久吧?你如何看待这江湖上的两大势力——恶人谷和浩气盟的?”
“这……”冷不丁被纯阳这么一问,江木皱眉思考了一会儿,回答说
“浩气盟心怀浩气,誓灭这天下所恶。恶人谷以逍遥自在为旨,随性江湖。这两者因各自立场不同,所以常有战争,我初入江湖不久,还未曾了解,只知浩气盟是正而恶人谷是恶。”
“果然,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吗?”
那道长自嘲的笑笑,又问
“那你觉得,这两者可否能成为朋友?”
“不可能。”江木立马否认了
“两者立场不同,何能成为朋友?”
“那我要是告诉你,这毛笔的主人是一名恶人花,而我是一名浩气,我们成了至交好友,你可,又会如此快的否定?”
“这……”
江木一下子语塞了。
“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嗯?好。”

那纯阳一番话下来,江木算是明白了,他是如何与那万花相识到相知的。
原来,在这纯阳刚刚入盟,某次出任务时,重伤被那万花就过,为报救命之恩,他便一直找机会报答那万花,即使他是个恶人,而自己是个浩气。那万花也觉得这小浩气蛮有意思,于是两人便开始互相了解,得知对方与自己相投,便慢慢成了至交好友。

“看来从前你和那万花相处的不错嘛。”
“嗯,不过好景不长啊。小友你可听过龙门之战吗?”
“听说过,那场战争。”是真惨烈。
江木倒吸了一口冷气,龙门之战,是至今两派交战最激烈的战争之一,双方死伤上万,最后以两败俱伤为最终结果。
那纯阳的眼神中已满是忧伤
“当时我与他也参与了那场战争但却是对立阵营许是年少气旺,反应过来时自己身上的伤口已不下几十道,更是有几处致命伤。眼看自己将撑不住,他却从对面不顾危险跑来给我加了最后一个春泥,我安全了,而他,却在我眼前被我的一个浩气队友杀害。”
那纯阳慢慢闭上了眼
“你知道当时我的感觉吗?背痛,却又无力挽回。他又救了我一次,而代价却是他自己的生命。我上一个报还没还,就又欠下了一个,并且永远也还不了了。他的春泥护了我,但我的镇山河却护不了他。而最好笑的还是,他是被我队友杀死的。”
他再一次自嘲的笑笑
江木一时不知该如何安慰眼前这个悲痛欲绝的纯阳,只得问道
“那你之后是怎么做的?”
“怎么做?”
那纯阳睁开了双眼,苍白又茫然
“我无法去指责那人什么,因为在大家心中杀死恶人,除恶扬道是本职是应该,这有什么错?我能做的只是一辈子解不开这个结。但这个结却带我去看清了这两者的本质。”
“本质?”
“你刚刚的意思是,浩气是最正义的,是站在正的一边,而恶人又是最邪恶的,站在恶的一边,是吗?”
“嗯。”
“好,那我问你,这世界上难道就没有别的坏人了吗?”
“这……”
江木一时回答不上来
“好人就一定一生都是好人?”
“也不是……”
“那就对了。”
纯阳叹了口气
“浩气盟中,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彻彻底底的好人,也有贪权慕贵之人的存在;恶人谷中也不是全都是罪大恶极之人,也有图潇洒风流不慕权贵之人的存在。两者都不是极恶极善的存在。浩气盟因发誓除尽天下之恶,而不分恶人谷中的好坏之人逐一处置,是不妥;而恶人谷看不上那些表面正经背后小人的人,以血止血,以杀止杀,也不应该。两者都有错却不正面商谈,反思,这战争就一直下去,才会有那么多无辜之人的死伤。这么说,你还会坚持你的思想吗?”
“这……不了。”
江木犹豫了,他真的是想不到这几点。

正思考着,便见那纯阳,喝完了杯中的茶,起身正欲离开,连忙站起,问
“这位道长,晚生还未知您的姓名。”
“呵。”道长笑了一声,回道
“我?一个江湖人罢了。”
继而推门走了出去,江木快步跑到茶馆门前,只见那纯阳已慢慢走远,只看到极轻的一句话,同他融入了那周围白雪中
江木听清了,那是一句似叹又似喃的话。

“世无完恶,也无完善。本无争,又何来解?”

雪,越下越大。
————————————————————————————
自我理解,如有读者反对,可以提出意见,总之,阵营梗玩不腻啊!(逃离现场)
如有错字,请各位提出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