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櫞

○| ̄|_

守护(引子)【邱蔡】

从包子长大什么的,应该有许多人写过,刚开始的剧情与原武当剧情不同,后可能基本一样,有的小虐🙂但是HE哦~
如有雷同,纯属巧(yuan)合(fen)
————————————————————
武当山

据大师兄第一次下山历练已经过了两个月有余,山上弟子多日不见大师兄自是思念非常。这不,今日大师兄就要回门了,师弟们迫不及待的下山去迎接他。

没去迎接的则聚在一起商量着晚上做些什么菜,给师兄接风洗尘,顺便听听大师兄此次下山历练有没有历过什么趣事。

正在这时,去迎接的弟子一个个要么魂不守舍,要么震惊不已地跑了上来。

“怎么那么慌张,大师兄呢?”
“大师兄,大师兄!带了两个不足五岁的娃上来!”
“……哈?”
————————————————————
且说大师兄,也就是郑居和还没走到山下,便看见了一大群武当弟子堵在山下迎接他,郑居和笑了笑,心情也变得愈加好了,便牵着两个娃,加快了脚步。不过,当他走到山脚下时,他发现,气氛……貌似……有的不对?眼前的一帮弟子的眼神,先是从兴奋和愉悦,再到迟疑和呆滞,一直到了现在的震惊和诡异。太……奇怪了。为了找寻原因,郑居和顺着他们的视线看了过去,然后他就看见了自已双手分别牵着的娃………怪不得……

郑居和刚要解释一下时,一位弟子便止住了他
“师兄,我们都懂!”一群弟子在旁点头
你懂什么啊!一看就知道误解了喂!
“师兄,这一天总会来的。你不必解释”来什么来?你们脑子里在编什么狗血剧情啊!还有怎么又点头了?!
“这两孩子是……”没等他说完,弟子们便丢下他,冲上了山,直把两旁的香客惊得往两边闪。“我捡的……”
我不就走了两个月,怎么感觉我这些师弟期间经历过什么,之前没这样啊?!
————————————————————
一天之内,传言从“听说大师兄带了两个娃上来诶。”“两个父母不明的孩子被大师兄带上了山!”到“两个不足五岁的孩子被大师兄强行带上了山!”再到“惊!不足两个月,大师兄竟带两娃上山,此娃疑似亲生!”
这传闻怎么越传越离谱?!郑居和头上青筋暴起。
“大师兄!”一声呼喊传入了郑居和的耳中,郑居和强压怒气,问
“什么事?”
怎,怎么办?感觉大师兄身边貌似有点气氛,不,空间扭曲啊!
那弟子战战兢兢的说
“掌,掌门让大师兄去一下,说有事情要问师兄。还叫带上那两个孩子……”
“知道了,你回去吧。”那弟子逃也似的跑了……
郑居和扶了扶额,感觉脑袋不是一般的涨。得了,掌门不会真信了吧,那些传言……哎……
————————————————————
金顶今日万里无云
郑居和一手牵着一个娃,刚到金顶便看到自家师尊正负手站在那里。
在萧疏寒面前行了一个礼,郑居和开口道
“见过师尊,不知唤弟子有什么事?”
“两个月。”
“嗯?”
“你就有娃了。”
“……”师尊你听我解释……
“师尊你,不会信了那些谣言了吧……”
“开个玩笑。”师尊你不是已经无情无义无欲了吗?!这句话没可信度好不好?!
当然,这槽只在心中吐。
“那这孩子是哪来的?”
“是我在路边捡的。”
于是,郑居和终于有机会把自己怎么看到的,怎么捡的一一向萧疏寒说清楚,甚至把他怎么路过的都说的明明白白,就怕师尊还有所误会。说完这些,郑居和长舒一口气。
“所以,你想将这两孩子放在门中抚养长大?”
“是的,求师尊许可。”
萧疏寒沉默了。
不会,师尊不同意?怎么办?!
正当郑居和紧张不已时,萧疏寒开口了
“有名字吗?”
“没。”
“嗯,右边那个叫蔡居城,左边那个便叫邱居心吧。”
这是,同意了?
“找两间空屋子个他两,到适合练武的时候,带来给我看看。”
“弟子遵命!”
再次行礼后,郑居和拉着两个粉雕玉琢,在神游的小包子,去选他们以后的住所了……

—未完待续—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