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櫞

○| ̄|_

雪人引的债(1) 华武x武华

我会说我一直觉得这两派很萌吗?脑洞写了这个。刚试着写,也许还不是很熟练,以后这对会慢慢熟练起来的,所以求别喷😂
1.华武x武华
2.互攻向

3.两派先写一篇试试,待观察后贴近两派互相(掐时)性格再换题材和性格写,先从名字入手吧

4.如有雷同,纯属巧(yuan)合(fen)
————————————————————
缘,妙不可言。

这天,华武照例叼着个狗尾巴草在江南的某桃花枝上小(duo)息(zhai),顺带算一算自己近日出去行侠仗义又坏了多少把剑,好等到到时谷师姐算账时,起码为自己保住一条裤衩。

正1两3两算着,空中忽然撒下的一大阵黑气把华武呛个正着,华武起身想扇走,奈何忘了自己还在树上,一个重心不稳,脸着地摔在了地上。
我去!脸可是我的饭碗!哪个狗崽子放的黑气?!
揉了揉脸,抬头正好看见一只大鸟飞过,浑身乌黑,倒和上面站着的一白人形成了鲜明对比。
那鸟咋看起来那么眼熟呢?
二话不说,华武架起剑,就追了过去。
飞近了才发现,那不是武当山上的白豆腐嘛,怪不得这大鸟这么眼熟。再飞近了些,华武朝着那武当喊道
“前面的那个道长,你尾气严重超标诶,停下来,配合下做个检查!”
“嗯?”前面的武当听见有人喊他,便下意识的转过了身,看见了一个华山,待看清脸后,一个鹤亮翅和斩无极就丢了过去,不带丝毫停顿!
华武:?!!!!!
华武是谁,在江湖上厮混那么久,大小事件都见过了,大小门派也都有了一定的了解,更别说其中最熟悉的武当和武当的技能,早已是练就了就算来十个武当追,还一边跑一边插剑斩无极的情况下也能面不改色逃之夭夭的神技的人啊!
当下掉头,小轻功位移往后,蛇皮走位拉开距离,埋头就跑,不带丝毫停顿,愣是趁着那道长读条时跑了个没影……
一路大轻功甩开武当飞回华山的华武,脑子里也不闲着,一个人一个人的列,思索着这是第几号自己欠了债的武当,但咋样都记不起来有这个人。
莫非是认错了?不可能呀,爷这么帅,就算是在门派里也是少见的帅哥,识别率这么高,不该会认错啊!该不会是……
华武一拍脑门
我的哪个桃花债!一定是的。
想清楚后,华武像个没事人一样,进了华山的门,正无聊的想去龙渊那儿钓钓鱼,便被一旁赶来的师姐芭瓜拖了去。
看着一桌的纸和笔,华武感觉有点不妙……
刚要偷偷溜出去,便被芭瓜逮了个正着,芭瓜“和善”地笑着“告诫”华武道:
“近日,师弟的剑我看到是时常在换啊,不知谷师姐可否知晓?”
脚离门只差半步的华武一个啰嗦,干脆利落的转身,一脸“我是个乐于助人的好宝宝”的样子,对芭瓜说道:
“师姐有什么需要师弟帮忙的吗?师弟一定认真努力,不带丝毫马虎的完成!”
“嗯,乖,过来,师姐交给你一个任务。”
华武只得不情不愿的挪到了芭瓜身边。
满意地点了点头,芭瓜说道:
“近来门里钱紧,谷师姐督促咱们找份工,为咱门出点力,好抵消门中各事所需的一干费用。这不,天机阁在我的好(si)说(chan)歹(lan)说(da)下,终于同意我帮忙出《今日江湖》,正好一个人不行,我便想到了师弟,师弟帮不帮忙?”
“我的功底师姐你也是知道的,实在帮不上,你还是找别人吧。”
说罢,就要开溜。
芭瓜一把抓住华武,说道:
“别急着拒绝,只是让你采访一个人。没叫你写文章。”
“叫别人也行啊,为啥非得是我去?”
“因为你和这位武当的道长很'熟'啊。^_^”
“?我的催债人?不行不行,师姐你不能卖你师弟啊!”
“屁!”芭瓜一巴掌拍向华武的脑袋瓜子,“他不是你债主,放心去吧,回来钱分你一半。”
华武揉了揉被打疼的头,听到钱可以分自己,而且不是自己的债主,顿时安了个心,答应了下来。
芭瓜把要去采访的那个人的资料丢给了华武,便让华武自个儿去想咋采访了,自己回厨房去看刚刚做的胡辣汤去了。
华武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资料有一眼没一眼地看了起来。
武华……这名字不就是反过来的我嘛!有意思…
性格高冷?武当道长都这样诶,实则都是闷骚啊……
事迹……
视线最后瞄到了照片上。
“我去去去?!”
惊天大叫,大得都把远处龙渊旁的某华山弟子惊下了水……
他喵这不是早上尾气超标追打自己的那个武当嘛!咋会是他?!啊啊啊啊啊这下可精彩了……

即使再欲哭无泪,答应了还是答应了,总不能反悔。华武只得咬牙策划起了采访方案,以及自己见到武华后的对策,正好也可以趁这机会去问问那道长,自己何时与他结下的梁子……
—未完待续—
————————————————————
当华武遇上武华:-)会发生什么呢?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