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櫞

○| ̄|_

雪人引的债(2) 华武x武华

上回说到华武接了师姐的任务,奉命去武当采访那个也许与自己有过一些不(ren)为(ren)人(jie)知(zhi)的过节的那个道长。

此时,他已站在了武当山门前。

正当他在山门前徘徊不定,思索着说词时,一武当的巡山弟子看见了他,走了上来。

华武愣了愣,记得从前听师兄师姐们说过,武当的巡山弟子奶凶奶凶的,见到陌生人,特别是华山的,上去就是一顿1234,顿时有些慌了。

后退了几步,正欲转身当个没事人般的开溜,便被那巡山弟子一个小段位移按住了肩膀……华武整个人一哆嗦。

“这位华山弟子~”(☆_☆)
“啊啊啊啊啊我错了!钱下个星期马上还!道长有话好说啊!”QwQ
“……不是你误会了。”

那巡山弟子松开了按着华武肩膀的手,问:

“你是来华山的芭瓜派来采访咱武师弟的吧?”
“嗯……是的。你怎么知道?”

华武揉了揉被按的有些疼的肩膀,很是疑惑。

“前不久天机阁把编辑《今日江湖》的这项任务交给了你们师姐,按你师姐的脾性,知道以师弟那性子,华山之中大概就只有你才肯让见一见,所以铁定会派你来。”

“哦,你好了解咱师姐哦=_=”所以,为啥只有我?

“咳咳,还好还好,你进去吧,师弟这会儿课业结束了,应该在屋里。我继续巡山去了。”说罢头也不回的走了。
————————————————————
可别说武当的花开的还是蛮不错的。

华武一路穿过沿途的花林,遗憾着没从齐师兄那儿讨几壶酒带来,好以景下酒,实是兴致。

这么瞎晃着便来到了武华的住处。

还未进屋就见到了以下一幕:

只见武华正拿着个铲子,在屋旁的桃花树下挖着什么,隐约看见,是个罐状器具。

华武悄咪咪的走了过去,站在武华身后看了过去。

武华还在专心致志地挖着。

咦,这不是……“酒!”华武兴奋的一叫,正愁没酒喝呢!

这一叫,着实吓的武华手一抖,铲子差点磕裂了酒罐,条件反射向后方挥了个扫六合去。

华武反应极快的往后一躲逃过了被扫到的悲剧。站定后又死皮赖脸的贴了上来。

“这酒是你酿的?你会酿酒?能喝不?”

武华待看清了是谁后,把心头的惊恐压了下去,语气冷冷地说道:

“我自己做的,能喝。”

“诶诶诶,那能让我尝尝不?”

隐约看见华武身后像有什么尾状物体在一左一右的摆动。

武华犹豫了一下,取了一坛出来,给了华武。

华武拿到后迫不及待的掀开了盖子,往嘴里灌了一口。

“爽!爽!这口味竟然是我最爱的那种。够劲儿!”转念又一想,“道长,你也喜欢这种口味?”

武华终于忍不住了,怒道:“当初不是你教我酿的酒吗?教的还是这种口味的,你忘了?!”

华武愣了,放下酒坛子疑惑道:

“我教过你酿酒?好吧我承认我酿酒技艺还是不错的也教过人,不过你我倒是有点不记得了。”

随后又一拍脑门。

“还有,喝了酒差点忘正事了。我这次来是受师姐编《今日江湖》所需,来采访你的,顺便问问你我之前可有什么事,让你一见着我就打我。”

武华听后,深深看了一眼华武

“你真不记得了?”
“???”
“罢了,你先随我进屋吧。”
“嗯?哦。”
“把酒拎进来。”
“哦。”

于是,一脸懵逼的华武双手拎着酒成功进了武华的屋。

屋里,会发生什么好玩的事呢(不怀好意)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6)